2019最美交通線路游評選:7號線


編輯:北京國旅 來源:互聯網 發布時間:2019-11-26 17:26:44


 北京地鐵7號線呈東西走向,線路西起北京西站,東至環球影城站,途經不少景區。在這些景區中,有很多歷史古建散落其中,比如紀曉嵐等名人的故居,歷史悠久的寺廟,比父母年紀還大的公園……無一不透露著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。今天小編就向您推薦北京地鐵7號線沿線這些景點吧!

蓮花池公園

 

這座位于豐臺區西三環中路東側,地處豐臺、海淀和舊時宣武區三區交匯處,湖水浩瀚、綠樹成蔭的優美公園,早已是公認的北京城發祥地,也是北京市一級古遺址公園。

 

1979年以后,市政府決定將這處“鄉村野甫”辟為公園。公園內有四座相互連接的山丘。東山狹長而高聳,翠柏蒼松掩映著蜿蜒伸展的石徑,直抵山巔的荷風亭;西山廣闊而勢緩,洋槐和白蠟郁郁蔥蔥。

 

另有人工堆砌的南山和北山,也是林木茂密,綠葉成蔭。蓮花池水的北岸,一條弓型長堤將水域分成湖中有湖,水中有水的景色。弓型長堤上有橋,橋端還有小亭,夏天與湖水和蓮花構成如畫的景觀。

 

今年5月20日,擴建了4.8萬平方米的北京蓮花池公園正式開園,新增水系面積5000平方米,新增AR互動系統,進行地形改造,消納建筑垃圾15000余立方米……早在2018年,豐臺區園林綠化局便結合“疏解整治促提升”專項行動,和蓮花池公園歷史名園建設需求,助力“金中都”文化脈絡恢復,開始了拆違擴建工程。工程主要分南區和西區兩大部分,此次開放的4.8萬平米便屬于南區,西區工程預計拆遷騰退3.8萬平方米,目前正在開展前期工作,預計明年春季將完成綠化建設并向游人開放。

天寧寺

天寧寺是北京創建年代最早的廟宇之一,天寧寺塔也是中國現存的密檐式磚塔中比較典型的一座。天寧寺塔通高55.38米,為八角十三層檐密檐式實心磚塔。平面呈八角形,塔基為方形平臺。底部為須彌座,在須彌座束腰部位的壸門雕有獅獸頭,壸門內雕刻坐佛像,間柱上浮雕纏枝蓮紋,轉角處雕金剛力士像。基座上部是平座,勾欄、斗拱均仿木結構,再上施三層仰蓮座承托塔身。塔身四正面辟拱門,門側磚雕天王像。余之四面為直欞窗,窗側磚雕菩薩像,形象生動,是遼代雕塑藝術的精品。塔檐為飛檐疊栱十三層,逐層收迭,使塔的外輪廓形成緩和弧線。每層塔檐下施仿木結構的雙抄磚雕斗拱。塔頂用兩層八角仰蓮上托小須彌座承寶珠。天寧寺塔在整體造型和局部手法上表現了遼代密檐磚塔的建筑風格,是研究中國古代佛塔的重要實例。

天寧寺始建于5世紀北魏孝文帝時,初名光林寺。隋仁壽二年(602)稱宏業寺。唐開元年間改天王寺。金大定二十一年(1181)更名為大萬安禪寺。元代寺院毀于兵火,殿宇無存。明永樂時重修,宣德間改今名。

天寧寺整體坐北朝南,清代重建山門、彌陀殿,立有乾隆二十一年(1756)、四十七年(1782)兩次重修天寧寺碑記等。清末至民國,寺院逐漸破敗,1938年重修時留存的建筑包括天王塔一座和山門、接引佛殿、兩配殿。

天寧寺現存建筑中的山門為拆改塔后之三大士殿重建,另三座均為清代硬山式。塔為遼代原物。1992年修繕天寧寺塔,2002年再次修繕塔院建筑,保存較好。現由北京市佛教協會管理使用,并對外開放。

宣武藝園

在車水馬龍的西二環內,有一個清雅絕美的園林,遠離城市里的喧囂與嘈雜,宛如世外桃源。它就是藏在西城長椿街低調而又典雅的“江南園林”——宣武藝園。

 

別看現在很多人并不知道宣武藝園,這里曾留下了多少南城人美好的回憶。與其他公園的喧鬧不同,宣武藝園猶如書香門第,靜靜地隱于這鬧市之中……算得上是真正的“大隱隱于市”。宣武藝園位于西城區槐柏樹街12號,其原址本是善果寺,重建于明代,清順治時成為“京城第一勝地”!被列為京師八剎三山之一。五十年代末逐步改建為宣武公園,毀于地震后,于1983年重建,翌年改建為宣武藝園。宣武藝園這個名字,總會讓人想到宣武區,“宣武”這個名字最初源于京城城門宣武門,實際上,宣武門與崇文門的命名也有講究,取“文治武安,江山永固”之意,命名遵循古代“左文右武”的禮制。兩門一文一武對應,把守京城南部,然而,兩座城門如今早已消失,但其遺蘊倒是保留下不少,宣武藝園,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

宣武藝園占地7.37萬平方米,僅是頤和園的四十分之一,但卻小巧而精致,融合了江南風韻,公園是一座融古典建筑和現代造園藝術為一體,將古典建筑和現代造園藝術融為一體,步入其中,宛如走進了“江南園林”。一年四季的宣武藝園都各有韻味,夏日悶熱聒噪,暑氣難消,而宣武藝園獨有一片清涼寧靜,是個避暑納涼,偷得浮生半日閑的好去處。

園內假山疊翠,太湖石堆砌成山,山上小亭,古香古色,亭亭玉立,湖中半島曲徑回廊,廊邊荷花盛開,芳香陣陣,沁人心脾。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過去,都像是一幅絕美的山水畫卷,充滿了自然之趣和意蘊之美~這里是整座公園最美的“景區”之一,靜雅園,最具江南風韻的“風景區”,長廊曲項,石橋宛約,亭臺軒榭精美。靜雅園在藝園中自成景觀單元,包括文靜榭、鳴蟬亭、攬雅軒、愈靜池、鴛鴦亭、芙蓉橋、明月堤、雅島等八景。連景點的名字都充滿了詩情畫意,讓人遐想連篇,忍不住一窺它的真容!

 

游廊小徑蜿蜒其間,步移景異,又給游人提供了休憩之地,憑欄倚靠在暗紅廊柱之上,仿佛穿越過了幾百年,把人從俗世的紛擾中,一下子就拉到了愜意悠然的自然之境。實際上,公園主要分東西兩個部分,東部以山水見長,西部以山林為主,這里主要有“丁香書院”、“翠浮疊影”等,其中,丁香書院似乎并不開放。但它西北側的假山上,有一潭碧水,碧水邊是環水的亭臺樓閣,池水不大,樓閣不多,但處處精致。在它的北部,便是“翠浮疊影”,高高的樓閣外,荷花盛開,芳香陣陣,沁人心脾。而岸邊臨湖的樓閣倒影在水中,盡顯江南水鄉的清秀。無處不入畫,無景不入詩,徜徉在園林之中,疲憊感頓消整個人的身心都舒暢了。

 

如果可以,小編真想在這里當一個逍遙的園林主。除了靜雅園、翠浮疊影內的風景,公園內的其他地方也讓人滿心歡喜。它們都隱藏在公園中的各個角落,等著有心人來尋覓。所以啊,逛藝園一定不能匆忙,要靜下心來,仔細品味。當走過藝園的每一寸土地,你一定會愛上這里。

譚嗣同故居

 

譚嗣同故居原是湖南瀏陽會館,這里是1898年譚嗣同在京時的住所。

順著菜市口地鐵站往南約300米,在菜市口大街西側,會看見一座“瀏陽會館”的標識,在標識后面一間房屋的墻壁上,懸掛著“譚嗣同故居”的牌子。

沿院內的小徑拐來拐去,經過圍墻邊的第一進屋子,這里曾是譚嗣同的會客之處,被稱為“懷舊雨軒”,但已無跡可尋。穿過一條狹窄的走廊,走廊兩邊是年代不長的低矮磚木平房,里面住著不少居民。走廊盡頭,是當年這建筑中的第二進屋子,也是這里的主屋。譚嗣同故居就在這排屋子的西端,當年譚嗣同讀書寫作的“寥天一閣”和他起居休息的“莽蒼蒼齋”,大概就在這里了。如今這幾間房子的門窗多已翻修,椽、檐、梁、柱等還是百年前的舊物。

中山會館

中山會館在一條小胡同里,叫珠朝街。此處原來是康熙年間進士劉云漢購置的義地,后來在這里建成了香山會館。光緒年間,廣東香山籍官員唐紹儀回到北京后寓居此處,就籌了些錢,重新擴建,使之成為帶有戲臺、花園、回廊、假山等園林的大型會館。

此會館與孫中山先生結緣是在1912年夏。當年孫中山第二次到北京,曾應同鄉會之邀,到粵東會館出席了歡迎會,并在中山會館花廳吃午飯。這可是會館的榮幸呢!據資料記載,為這頓飯,會館準備了好長時間,里里外外都刷新了一遍。孫中山先生逝世后,香山縣改為了中山縣,此會館也就更名為中山會館了。

1949年后,會館收歸國有成為公房,也就逐漸成了大雜院。由于城市建設的發展,20世紀70年代這里曾一度面臨被拆除的命運。后經有關部門協調溝通,方加以保護和修復。近些年逐漸騰退完畢,如今已再現當年精美的嶺南園林盛況。

法源寺

 

法源寺,又稱憫忠寺,是北京城內現存歷史最悠久的佛寺。它不僅是北京城內歷史悠久的古剎,也是中國佛學院、中國佛教圖書文物館所在地,2000年,臺灣著名作家李敖所著《北京法源寺》出版后,在海內外廣泛流傳,使法源寺名聲大躁,引來無數佛教信眾以及尋幽探古的游客。法源寺占地面積6700平方米,建筑規模宏大,結構嚴謹,采用中軸對稱格局,由南往北依次有山門、鐘鼓樓、天王殿,大雄寶殿,憫忠臺、凈業堂、無量殿、大悲壇、藏經閣,大遍覺堂、東西廊廡等,共七進六院,布局嚴謹,寬闊龐大,是北京城內保存下歷史悠久的古寺廟建筑群。

紀曉嵐故居

 

紀曉嵐故居屬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。紀曉嵐故居是兩進四合院格局,故居坐北朝南,第一進院由大門、正房及倒座房組成。正門位于宅院的東南角,五檁硬山頂,合瓦屋面,過隴脊,梁架飾有蘇式彩繪,紅油漆門板。倒座房在大門西側,面闊三間,五檁硬山頂,屋面及裝修均經后代改建。

 

正房三間一明兩暗。中間堂屋是客廳,房內懸掛著啟功題寫的“閱微草堂舊址”匾額。

西側為書房,紀曉嵐在此寫作;如果沒有文字說明,恐怕不會有人相信如此局促的院落竟是協辦大學士、禮部尚書的宅第,同樣不能想象24卷《閱微草堂筆記》竟成書于此。

東側是臥室,陳設簡單;每個房間內擺放著相應的硬木家具,古色古香,是經過考證復原制作的。草堂內所有的陳設都不是原物,而是從民間收購來的。

紀曉嵐一生最大的貢獻就是總撰了《四庫全書》和著作了《閱微草堂筆記》。



北京國旅
北京國旅
返回頂部
陕西快乐十分实时开奖